当前位置:首页 >> IT

焚剑山河第三百六十九章燃魂之境营养

时间:2021-01-15   浏览:0次

焚剑山河 第三百六十九章 燃魂之境

心中坚定的念头再次袭来,而后潇剑秋学着影子一般,将手中的灵剑挥动起来,无数璀璨的精芒不断爆射而出,可是跟影子不同,潇剑秋的剑法施展当中,剑气却是少的可怜。

跟荒芜之气不同,很大程度上,因为剑法的凌厉,剑气会变得极为的涣散,要想让其变得雄厚的话,必须经过长时间的磨练,甚至在对敌过程当中,也需要心无旁骛的施展。

只是当下猛然让潇剑秋走这条路,的确有些艰难,一时找不到突破口,也是很平常。

“留个我们的时间不多,记住,还有雪儿在等着。如果哪一天饶是你突破了圣境,可是雪儿的神魂坚持不了那么久,无法复活的话,我看你可会后悔一辈子。”影子冷冷说道。

一听到雪儿的名字,潇剑秋的心不由揪在一起,当初为了对付潇寒,心爱的女人毅然决然选择献祭,在潇剑秋的心中永远留下了悔恨,也成为了刺激潇剑秋因爱成圣的决心。

双拳不由死死的攥紧,潇剑秋暗暗说道:“当初潇寒逼你身死,三天之后重回烈阳城。我要让萧家知道,当初他们做的选择,是多么的愚蠢。而且,他们必须为此付出惨重代价!”

重重的一句话,话音落下之后,潇剑秋手中的光剑,再次淋漓尽致的施展起来,气势如虹。

感受到潇剑秋浑身气势徒然爆发,影子也是无奈叹息一声,他跟潇剑秋心有灵犀,自然能体会到潇剑秋心中的那种难熬的感觉,也知道潇剑秋这些年,究竟受了多么委屈。

“苦其心志饿其体肤,这便是入圣的必经之路,坚持下去,必然可以超越一切。”

暗暗的说了一句,而后影子默默的站在一旁,看着潇剑秋如同疯子一般,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灵剑,发出上万道剑光来,可是剑气依旧涣散,并没有丝毫聚拢的迹象。

“先前剑法进攻当中,凌厉攻势不缺。唯独缺少厚重和压迫感,原来是剑气的缺失。”

自言自语的一句话,也道出了潇剑秋这段时间以来的心声,而且潇剑秋一直是在用荒芜之气,填充剑气的缺失,虽然荒芜之气很是厚重,可是它的压抑感,却对神海有些损伤。

因此潇剑秋在每一动用荒芜之气战斗之后,都需要对神海一番调养,这样一来,对潇剑秋的修炼也起到了制约作用,如果用剑气弥补的话,对潇剑秋的修炼,则是好事一桩。

“先不要得意太早,接下来就是剑法阵法,话句话说,也是剑气阵法。因为剑气的厚重,具有很是强悍除留守观测人员外的防御力量,同时也能恪守道宫,让你的神魄,变得更加的强大。”

毅然点点头,而后潇剑秋没有再多说什么,再次开始沉浸在剑气的感悟当中。

此话刚刚落下,登时这片意识空间开始破碎起来,一旁的影子身躯也在慢慢的消散着,看着影子一点点流逝,潇剑秋的嘴角微微上扬,因为影子,他更加明白,剑修的真正意义。

跟众多的修炼者不同,选择剑修这条路,自然要承受更多,常人根本难以忍受的磨难,但是这些磨难是宝贵的,一旦走上康庄大道,潇剑秋的实力和境界,到时候自然水涨船高。

随着这一片意识空间的崩散,潇剑秋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,不断闪过的光创近三季度新高影,在潇剑秋的眼前不断交织在一块,好似构建了一张天罗地,让潇剑秋有些眼花缭乱。

紧接着一阵神海的刺痛袭来,让得潇剑秋不由捂着自己的脑袋,那种刺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,就好似在一点点的抽丝剥茧一般,把疼痛不断的放大,带给人一种深深的绝望。

不由之间潇剑秋想要动用荒芜之气,可是一想到影子的话,所有的外力都会引得天劫更加狂暴,因此潇剑秋强行打压下这个念头,全身剑意再次沸腾而起,剑气更是围绕在其身旁。

在先前的时候,潇剑秋并不能完美的应运剑气,可是经过影子的一番锻造,潇剑秋对剑气的把控,也是到了一种娴熟的地步,虽然没有影子发挥的那么完美,可是也相当不错。

“所有完美的进攻之法,都是在一次次的争战当中历练出来的,剑气更是如此。”

低沉说了一句之后,在一片迷蒙的影像当中,潇剑秋手中之上围绕着一层虚幻的剑气,缓慢的汇聚在一起,竟然以剑气凝聚成一把灵剑,跟先前不同,这一把灵剑极为的厚重。

在之前潇剑秋凝聚的灵境,多数充斥一股凌厉气势,而剑气汇聚的灵剑,则是厚重感。

当然不仅仅是厚重感,只是凌厉灵剑的凌厉被这种气势,给完全遮挡了下去,但是一旦剑法施展开来的话,相互之间糅合的力量,便会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泄,自然十分毒辣。

就好像时间被强势的拉回到从前,依旧是那一身衣服,而且手中多了一把灵剑,正是九极剑,不过这一把九极剑并没有剑灵的存在,而在密林之内,小雪站在一旁,毅然决然。

忽然感觉到不妙,潇剑秋大声暴喝一声:“不要!我不要你献祭,我要你活着!”

可是这声嘶力竭的嘶吼,依旧没有阻挡住小雪的决心,化作一缕残魂,便是钻入了九极剑之内,登时九极剑的剑身,变得无比的璀璨,血腥的光泽大振,看起来极为的诡异。

而在密林那一旁,一道身影玩家只要达到10级以后缓缓的走出,正是逼着小雪献祭的潇寒,此时他一脸阴沉的笑意,缓缓走出之后,手中握紧一把折扇,一脸阴笑盯着潇剑秋,看起来很是嘲讽的模样。

“怪不得一下子变得这么强大,原来当初是一个女人献祭。真是可怜啊潇剑秋,为了自己活命,竟然牺牲心爱的女人,这等耻辱的事情你也做的出来,真是没有想到。”潇寒冷声道。

原本在潇剑秋的心中,就充斥着无尽的悔恨,潇寒这句话,就好似尤为沉重凌厉的一道进攻,凶狠的落在了潇剑秋的心头上,那种痛根本不是言语能够形容,一颗心更是在滴血不断。

攥紧手中的九极剑,潇剑秋一字一顿道:“当初自己心慈手软放你一马,今日必然要你灰飞烟灭,我潇剑秋对天发誓,一定要让你后悔,自己的所作所为!”

狂暴的一句话落下之后,潇剑秋挥舞着手中的九极剑,剑法瞬间施展到淋漓极致的地步,可是让潇剑秋登时愣住的,没有剑意,没有剑气,更没有凌厉的攻势,好似花拳绣腿一般。

“怎么回事?自己的实力怎么只有王境?这怎么可能?”潇剑秋一脸震惊的怒吼一声。

可是事实便是如此,只见得潇寒一脸冷意,疯狂暴掠而来,而起手中的折扇,发出一道凌厉的气势来,自然也是王境的实力,不过当下,竟然比之潇剑秋要强横上不少,很是怪异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当下的潇剑秋只是王境初期的境界,而潇寒已然是王境巅峰,境界上的这种差异,要靠蛮力来弥补的话,只能是天方夜谭,而潇剑秋也只能被潇寒无情的蹂躏。

果真如此,在潇剑秋放大的瞳孔当中,只见得折扇之上的气势汹涌而来,虽然跟帝境或者皇境强者的进攻相比较,好似花拳绣腿一般,但是在当下情况,也是十分的凶残。

手中拿着九极剑,潇剑秋直接挡在自己胸口,剑法再次淋漓挥舞而起,只见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轻微波动,好似构建成一道防御灵障,直接阻绝了折扇波动袭来的攻势。

沉闷的进攻顿时撞击而上,潇剑秋只觉得自己胸口一沉,恐怖的压力袭来,一口浊血直接逼上自己的喉咙,而后强忍不下,直接喷射而出,看其模样,好似很是狼狈。

倒退数十步,这才稳住自己的身形,潇剑秋的脸色看起来尤为的难看,苍白犹如白纸。

“一切都是心魔在作祟,恐怕这就是天劫的恐怖之处。不过饶是如此,这个虚假勾勒出的潇寒,也必须死!”被勾起心中无尽的怒火,潇剑秋发出一声暴喝来。

此话刚刚落下,潇剑秋挥动起手中的九极剑,疯狂暴掠而出的道道剑光,遮天蔽日而下。

笼罩在整片空间之内,剑意却是再次攀升而起,当下进攻的凌厉程度,远超一般王境初期的修炼者,不过在王境巅峰的潇寒面前,看起来依旧是那么不堪一击。

折扇再次疯狂旋转起来,引得空间一阵波动荡漾开来,肉眼可见的流光,一层层的犹如海浪一般袭来,不断的负压而下,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便将潇剑秋的进攻,完全的给吞噬掉。

倒吸一口凉气,潇剑秋急忙后退数十步,可是刚刚移动开来,那折扇带来的震荡便是再次席卷而来,重重的冲击在潇剑秋的胸口上,那雄厚的压力,不断的袭击而上,打在其胸膛。

胸口传来剧痛,潇剑秋捂着胸口,浊血从口中直接喷射而出,受此重创,消耗也是相当大。

眼神冰冷的盯着潇剑秋,此时潇寒一脸的诡异笑意,很显然潇剑秋受到冲击,对潇寒而言极为有利,更可恨的是,眼神当中不屑一顾的神采,已然说明潇寒对其十分轻视。

抿了一下嘴角的粘稠鲜血,潇剑秋的嘴角微微上扬,这番场景就好比当一下子就成了关注的焦点。小萧说年,潇寒第一次站在自己面前,就好像矗立了一座巨大的山峰,高不可攀,但是当年的潇剑秋,没有退却!

心爱的女人宁愿献祭,也不愿让潇剑秋屈服,他自然知道雪儿的心意,与此同时在潇剑秋的心中,也埋下了一个深深的执念,不论发生任何事,绝对不能选择屈服,不能退却!

此时潇寒死死的盯紧潇剑秋,从其身上感受到的戾气,则是越加的澎湃起来,不得不承认,潇剑秋所表现出的坚韧,远远超乎寻常的修炼者,饶是一些意志坚定者,也是自愧不如。

双手不断捂着胸口,平复一下自己起伏的情绪,只见得潇剑秋缓慢的拿出九极剑来,缓慢的打出了一个圆圈,当下九极剑就好比泉水的源泉一般,不断有复杂的光泽迸溅而出。

成都治疗男科费用
上海白斑疯医院
长春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
相关阅读
德彩光电荣获LED显示屏中国优秀体育场馆
· 猫咪吃的益生菌有用吗猫咪益生菌用量是多少位置

怎么训练短毛猫不要人? 高龄狗狗在领养节目上睡着了,本以为它会错失机会,可谁知. 小偷入室盗窃被狗狗咬伤,小偷竟“反咬一口”要求主人赔偿!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