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IT

世人对你微笑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   浏览:0次

摘要:世人对你微笑,不过是自身喜悦,与你无关。世情并不冷漠,只是,虽锦衣华裳,指尖依然微凉。尚未老去的女子,如若,你因我忘却了苦痛的前世,不必感激;如若,你因我换取的华彩的今生,亦请忘记…… 世人对你微笑,不过是自身喜悦,与你无关。世情并不冷漠,只是,虽锦衣华裳,指尖依然微凉。尚未老去的女子,如若,你因我忘却了苦痛的前世,不必感激;如若,你因我换取华彩的今生,亦请忘记……

——锦夫人上

【香水-御香堂】

熙宁二年。长安街。汴京最繁华的地方。夜夜笙歌,灯火通明,日日年年如斯。

牵着可爱骆驼的商贾,衣着华彩的夫人,禁卫军……他们天天都会经过我的楼前,然后是永远不会平息的喧嚣。

我喜欢骆驼,因为它的样子古怪得可爱,但是很遗憾,它总散发出异味。这种味道,在十几丈的距离外,整个汴京,除了我,没人能感知得到。那是一种与风沙,汗液,劣质酒水相关的味道。我甚至可以感知到青楼女子醉笑红尘的味道,它们经由女子染至商贾,然后留在了可怜的骆驼身上。有一个男子曾骑着骆驼来过,许我锦瑟华年执手相牵,然后又骑着骆驼去了远方。我一直在等待,等待他的归期。

爹爹去时,这座楼前围满了人,我没有眼泪,亦不会悲切,只觉心中空明,指间依然微凉。因为觉得爹爹走得很安详,无疾而终,他一生侍奉香水,造尽无数繁华的俗世情爱,最终还是一场空。他走得坦然而富足,呼吸停滞,脸上红光褪尽时,依然留了笑意,供追随者瞻仰。

倒是那些受过爹爹无数恩泽的女子,尤其是对面忆春楼的女子们,哭得死去活来,她们很多因为爹爹的香水挽回了破碎的爱情,留住的挥洒万金的过客,各得了其所,心中对爹爹素来感激。爹爹的名字早就响彻整个汴京,洞穿了很多女子的虚荣之心。

就在大伙哭得越来越凶,我跟环儿已疲于应付时,一声声开道铜锣,响彻整条长安街,宫中赵公公到了。原来是圣上送了亲笔牌匾过来,白绸掀了开来,三个巨大的烫金字:御香堂。大伙跟我一起拜谢了圣恩,这匾便被众人争先恐后的挂在门上,一时间倒是很滑稽的景象:掌声雷动,香泪横飞。

御香堂。从此一个叫锦玉的女子在这里等待那个爱她的人。我是锦玉。

【香水-惊春】

爹爹走后,我便与环儿相依为命,但衣食无忧。爹爹在世时,为达官显贵调制了无数的香水,收入颇丰,只是他一走,我跟环儿很是孤独,再无亲人。

环儿是爹爹在西城门口领回来的苦孩子,比我小一些,死了爹娘,爹爹恩慈,领回家里后如同己出。环儿于我,名为下人,实则如亲生姐妹般。

从小便跟爹爹学调制香水,因那是一个华彩神秘,总会给人惊喜的梦幻世界,所以我一开始便喜欢了这差事,学得很是用心。爹爹也大加赞赏,说我定会大有作为,想必,爹爹是怀着对我的期望去的,所以走时依然微笑。

名气自是没爹爹大的了,“香郎”的名字已被不止一代人叫过,它早已响彻了汴京大街小巷。而锦玉,不过是香郎的女儿,在世人看来,仅此而已。来预定调制私人香水的人从爹爹走后就没有了,但是,凭着爹爹的名气还有这块圣上钦赐的“御香堂”牌匾,门庭亦不算冷落,来购买普通香水的人依然络绎不绝。

就在我懒散终日,富足而无聊时,一个叫蓝玉的人走进了我“御香堂”的内房。而内房,是爹爹以前谈私人香水生意的地方。她是恭王府的人,慕王妃的贴身随侍。她说慕夫人五年前曾花了一百五十两黄金让爹爹给她调制了一种叫“惊春”私人香水,可用五年。一百五十两黄金!这可是我闻所未闻的天价,爹爹亦从未有过提及,我并不知道。蓝玉说现在香水用完了,王爷对慕王妃的态度大变,甚至有搁置之嫌。我很能理解她说的意思,可是爹爹从未跟我说起过“惊春”的调制……正当我疑虑之时,蓝玉说要是我能继续给慕王妃调制出“惊春”,那么……她伸出白皙小巧的手掌在我面前来回翻了好几翻,我都被她翻得晕忽忽的,然后听见一个足以让人惊恐的数字:三百两。我一时愕然。

蓝玉走了。我答应了她,我说我不要钱,让她半月后来取香水。

我是个倔强的人,我不高尚亦无世俗之心,只是倔强。我已经不缺钱,爹爹留下的金银已经够我跟环儿过两辈子了,何况,人何来的两辈子,呵……

我开始调制“惊春”。

尽管爹爹从未说过,但是,我听蓝玉的描述,已经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。“惊春”属于爹爹所调制“绮梦系”的一种,其实我个人是不喜欢这个类别的,因为它过于目的化,直接与人的心神关联,是爹爹高明手法之下不高明的作品,其中的“晌欢”“血幻”两种我是知道的,“晌欢”要是用到了采花贼那里,“血幻”要是用到了窃贼手上,那么就跟迷药无异。我既已答应蓝玉,我就要把它调制到最完美的状态。

依据数年潜心所学,我让环儿去市场购来了蕙草跟木樨,“惊春”的调制,绝对离不开浓香型的原料,而这两者是上选。

用擒香炉装了蕙草,以初冬第一场雪浸过然后风干封藏好的檀木做燃物,微火烘烤十二个时辰,同样的方式烘烤木樨,但是只能是六个时辰,因为木樨不比蕙草般坚韧,久了香气会被热量嗜尽。

烘烤完毕,用未着过任何色泽的冬蚕绸包裹好,置于白玉瓶口,再将白玉瓶放在阁楼的小风窗壁,子时放置,丑时三刻收回闭藏于檀香木阁中。说来看似简单明了,其实个中时刻分毫不能差错,否则就会前功尽弃,即便做出来了,也不过是古怪难耐的异味而已。

如此一置一收,反复十日,经过精心烘烤的蕙草,木樨自然香素汹涌,在这一置一收的过程中,尽摄子丑时分最纯正无暇的露滴,而后不断滴入玉瓶。

十日过后,“惊春”再现人间。

我小心翼翼开启玉瓶,顿时,香气弥漫,世间繁华如昨,前世今生,恍若隔世。

如我所料,蓝玉来取香水时不过只带来的一份很普通的礼盒,我笑笑不语,收下后把玉瓶交与她,并叮嘱说,此“惊春”不得见光,否则,只须一个时辰,便于清水无异。蓝玉深沉的一笑说,谢谢锦玉,王妃早已告知,请放心。

蓝玉一走,环儿气呼呼的对我说, ,不是说要给三百两黄金么,怎么就送几个糕点来……我拍拍环儿如花似玉的小脸,笑笑说,傻丫头,人家总是相信爹爹不相信我的,无妨,想必明日便会分文不差的送来,我倒是不想要的呵,环儿想要,接着去罢。

第二天,蓝玉果然来了,带了个精壮的家丁,四个侍卫,家丁怀里抱着的便是那三百两黄金,慕王妃的感激之辞在蓝玉口中更显丰富华丽,什么“失而复宠乃再造之恩”之类都说出来了,就不知爹爹当日听了多少这些酸腐虚华的言辞,反正我只置之一笑,便挥手婉拒了。

蓝玉相持不过,终于满脸惊异的离开。

我回到楼上,轻轻推开阁楼的窗,放眼望去,人群熙熙攘攘,呵,难不成世间果真如此繁华难挡?似锦繁华,功名利禄,终将虚无。但是,那个人骑着骆驼去了远方,追寻这些。说,要给我幸福。幸福是什么?我摇摇头,抿了一小口环儿泡的晨系碧螺春,精致的定窑烧制的紫定茶碗搁在手里,指间似是微凉。等待,是如此苍凉。

【香水-别离】

世间事,无事不可为,只要欢乐于心;而世间事,也诸事不可为,因为快乐于心,似乎是很难的事。爹爹在时,我跟环儿总跟在他身后嬉笑打闹,惹得他哭笑不得。爹爹很慈祥,人缘很好,我尤其看不得对面忆春楼的老鸨来买香水时总瞅爹爹的眼神,很是游移,充满欲望。爹爹走后,门庭并不冷落,但是毕竟不是亲人,只有环儿相依为命,也难免伤怀。

环儿这丫头却是鬼心思多,爹爹在时,她倒会乖巧,爹爹走后,日子一长,竟开起我玩笑来,说什么那个人再不来就成老姑娘什么的,我知道她是想逗我生气然后看我笑话,岂知我天生不会做小女儿情态。每每此时,我先是任她调笑,然后见她无趣了就正色道,环儿,姐姐知道你想嫁了,情窦已开了嘛,可以呀,看上谁了,马上给姐姐说,还怕姐姐给不起嫁妆,要嫁就快嫁罢,姐姐一定让环儿风风光光地出嫁。这丫头马上满脸羞红,然后嘟哝一句“我才舍不得离开姐姐呢……不嫁不嫁……”,然后逃也似的做事情去了。甚是喜人。

时光是最难捉摸的东西,你嫌弃它慢是它会更慢,你惶恐它快时,它却更快了。在日日无尽的等待中我苍老了容颜。来订购香水的人们不再叫我锦玉姑娘而已经叫我锦夫人。那个男子依然没有来,憔悴了我遥望的姿态。

元丰元年,我生活在这座繁华的城,生活并未改变,每天锦衣素颜,端坐在内房的雕花梨木椅子上,等着人们不断的来订私人香水。

她们有的是深闺出嫁,订了“惊春”,然后祈愿栓住郎君的心到永久,她们执着清澈的目光,羞怯却坚定的情态便是我一次又一次制作“惊春”最好的理由。

她们有的是王宫贵族,订了“青云”,拿去赠给意欲问爵封侯的年轻夫君,使之正气昭然,所向披靡。她们都是如此美好的女子,有着纤细的忧愁与庞大的恩慈与善意,只为身边的爱人祈求平安富足。

她们……甚至有的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而夫君并不知晓,订了“有悔”,施在身上,让自己瞬间光华尽现,最后一次给夫君一个完美的自我,了却前世今生的所有恩爱与厮守,这样最后的光华尽现,却也是光华现尽,自此无香。

这一日,一个叫锦瑟的女子找到我。这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,着了轻透的紫色群装,一脸素净,云鬓之上,却琳琳朗朗,流光拂过玉搔头,恍如它梦,似是真水,故而无香。她说出她的名字时,我微微动容,如此相似的名字,如此美丽的女子,锦瑟,锦玉……

她容颜静谧,语调清晰而婉转,说,锦夫人,请予我一份香,关于忘记。又说,取香之日,定会重谢。

我叫环儿沏了茶,笑笑说,姑娘既然找到我,便应该知道我御香阁制香,已多年不为钱财,卢比奥已经缺战了24场比赛。我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过为世人了却心愿而已。

她说,我素知锦夫人恩慈,想必不会拒绝锦瑟所求,世间不过是光阴流转,总将寂灭,我欲忘却前尘今世,求个安宁。

我微微惊异,道,看姑娘应是名门富足之人,为何这般伤怀,难道没有它法?

锦瑟戚戚到:锦夫人有所不知……与夫君本是青梅竹马,他亦已功名高就,家父便是枢密副使,但是,就在年前,夫君抱病而亡亮片,人生本是华彩,无奈命运不在手中,一切皆是尘埃,终将落定……我心微凉,想起我执着的等待,漠视了多少热切的眼光。我想,我也该需要这样一份香。或许。

与锦瑟谈了足足一个时辰,我答应了她。我怀着戚戚然的心情为她制香,心中已有打算,便是“别离”。说来伤怀,“别离”是爹爹最早教我制的一种香,属“魅生”系,只是爹爹去前以至去后我掌管御香阁这么多年,从未有过人来订这份香,她们订的皆是“绮梦系”,关乎铭记与久长,而锦瑟……

让环儿去取来多年未用的荼蘼、佩兰,用擒香炉装在一起,慢慢研成末,此工序须在内房后的密室中进行,因为触不得半点风,否则,会失了荼靡的精纯与佩兰的香性。而后用檀香碳吸附的卯时露水加以混合,搁置十八个时辰。时辰一到,便可用香烛之焰加热,使之沸腾,用银制炉盖盖住,盖上会蓄积蒸汽之露,此,便是精华,“别离”现世。

一月后,锦瑟取走了“别离”,我依然分文未收,锦瑟也不强迫,真心低语告别后缓缓离去。我跟环儿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沉重。她此一去,“别离”一旦开启,施予自身,那么,清风明月间,前尘往事,今生誓言,皆成蹉跎,此生爱恋就此忘却,永世不得回转。其实,这是多么残酷的事。而我,终究没勇气施“别离”于身。因为,那个人,是我存在的意义。

回头望了环儿,时光摧夺之下,当年如花似玉的小丫头已经长成安静默然的女子,脸色似是憔悴,靠了我的肩,望着锦瑟消失的背影,叹息间,眼中已有泪光。云鬓深处,一丝白发陡然跌入我眼眶,猝不及防。我握了她的手,指尖一片微凉。

【香水-如花似玉的传说】

过了这么多年,我依然记得当年锦瑟走时的样子,我同时总会在猜想,她忘却了前世今生后,会去向哪里,此时又身在何方,是否安好。

环儿变得更安静了,她一直未出嫁,多年过去,似觉她与我相依为命已是习惯,猛然惊醒回头,发现,当年如花似玉的女子,如今已经老去。

其实有过跟她谈及,但是她很坚定,说,老爷当年救我一命,已是如同再造,如今他已去了多年,能与 相依为命,一起等待姐姐爱的人归来,环儿今生无悔,别无他求……还望 再莫提及出嫁之事。

绍圣五年,一江春水,如黛青山,汴京还是汴京,一切都没有改变,唯一改变的是我们的容颜,时光的摧夺,与心神而言,是那么难以抗拒,青丝白发,明眸浊睑。我的等待荒芜了岁月。那个人,音信全无。

我自锦瑟走后就封存了“魅生”系香水的所有原料,而“绮梦”系的香水已经不再是私人所求,我直接让环儿把它们从神秘的内堂阁室摆到楼下柜面上,“惊春”、“灿若”、“青云”、“晚晴”、“飞烟”、“薏苡”、“千寻”……所有种种皆供世人挑选,以了却爱恋痴心。

然而,时光的流转起伏,心神的日渐消残,让我惶恐,一个从未有过的愿望萌生于心,那便是我要制成一份独一无二的香水以告慰痴痴等待而无望的此生。

共 7421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要想写好,有着触动读者灵魂的文字,是很重要的!这篇小说,用轻灵婉约的文笔,把带入一个如梦似幻的精神世界里,在那里,看到了一个卓然不凡、风华绝代的女子,和她穷一生心血所合成的,如花似玉!作者用诗一般的描写,潜移默化的让“入戏”,合着“我”的悲喜,感慨人生的无奈遗憾和最后荣光!因香而生,为香而死,取一世的精华,换来国殇的涅槃!为作者的文字感叹!期待您的新作!【:左黄右苍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09101 2 】

1楼文友: 2 :11:46 如果读者看过一部名叫《香水》的外国电影,应该会捕捉到作者的灵感来源! 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!

2楼文友: 02:20: 9 ……额……大哥,那部电影,有点变态,……吓着了,额……失眠中……

楼文友: 2 :20:5 三个字再加俩然后加一:这世界,没意思。

4楼文友: 08:45:02 此作语言精致而具有质感,情节于跳跃跌宕中展示内在的血脉一样的联系,而语言和情节中蕴含的深意足以让读者辗转回味,百思而有千解。主题的凝聚和最后的深化于旷达的喧嚣细碎的声响中润物无声,浸透读者心里。佳作如此,堪称下笔神助。

5楼文友: 08:54: 1 恭喜明月又得绝品了!! 我编了一大堆简单的故事,希望能让你回忆起那明媚的17岁。

6楼文友: 15:04:07 O(∩_∩)O哈哈~,支持小相公,俺很骄傲的说,细细

7楼文友: 15:45: 5 祝贺明月。文风别具匠心,内容新颖独特。赞! 笔名:郑叶。煮字疗饥,抒写感动。

9楼文友: 17:1 :20 文字亦如香水。欣赏。 喜欢文字,用心写作。

10楼文友: 19:01: 1 如此好的文字,姐姐给加点分去,呵呵!问好明月! 让文字融入生活!

婴儿腹胀怎么办
妈妈吃什么宝宝会胀气
小孩拉肚子怎么回事
相关阅读
德彩光电荣获LED显示屏中国优秀体育场馆
· 必备神器检验孕气的实用工具盘点节能

必备神器 检验“孕气”的实用工具盘点如何检测孕气?检查孕气可以借助哪些工具呢?为了能顺利的怀上一个健康的宝宝,不少备孕夫妻使出浑身解数,但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