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手机

灵絷第三章男婴营养

时间:2021-01-15   浏览:0次

灵絷 第三章 男婴

天空渐渐被无数的星星装满,空中的烟花也渐渐隐匿,夏夜的闷热终于消散了几分,微风拂过,到也有几丝凉爽。左桐一手牵着孟瑶,另一只手抱着女儿,在一片湖边悠闲地散着步。

xiǎo左襄已经在父亲的怀中甜甜的睡着了,xiǎo嘴时不时地撅一下。

<以民警调查案情为由p> 孟瑶温柔地挎着左桐的胳膊,望着映满星空的湖面,突然偏过头来,有些撒娇地説道:“桐,以后我们经常出来散散步,带着女儿,就像今天这样,好么?这片湖好美,就像当初你向我求婚时我们身后的那片湖一样。我还记得那时你问我好几遍愿不愿意嫁给你我都没有回答,你急的那个样子呢。”

猿臂轻舒,左桐一只手将孟瑶揽入怀中,轻抚着她的头,宠溺地説道:“傻丫头,这不就是我们的那片湖吗,当时我向你求婚的时候我们是在湖心啊。当时你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,我确实有些急了,但我坚信一件事,那就是你永远都是我的。”

听到这儿,孟瑶那倾国倾城的脸颊红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,粉拳在左桐胸口轻锤了几下,嗔怪道:“你还説呢,当初要不是一diǎn准备都没有,我才不答应你呢。”

话虽然这么説,但她脸上的娇羞却已经暴露了她此时的真实想法。

左桐有些坏坏地道:“那你现在有准备了么?”

孟瑶道:“准备什么?”

下一刻,左桐松开了孟瑶,就在她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缓缓单膝跪地,将xiǎo左襄慢慢举高,眼神灼热地望着孟瑶説道:“女儿在上,瑶瑶,你愿意嫁给我么。”

孟瑶已是吃惊地説不出话来,眼眶渐渐被热泪充满,刚想开口,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哎呀你干嘛呀,快起来。”

左桐依旧跪在地上,却没有要起来的意思,继续説道:“瑶瑶,你还记得吗,一年前的今天就是我向你求婚的日子啊!”

两行热泪渐渐滑落,但孟瑶的脸上却充满了幸福的笑容。将左桐从地上扶起来,然后狠狠地投入到他的怀中,紧紧地搂住他的腰,有些哽咽的道:“我愿意,不管是一年前,还是现在,我都愿意。”

他们三个就这么现在湖边紧紧地抱着,xiǎo左襄也醒了过来,望着自己和爸爸妈妈紧抱在一起,虽然不明白他们在干嘛,却也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就在这幸福的一幕渐渐上演之后,突然,一丝声音传入了左桐耳中。抬头环顾周围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那个声音很清楚,像是婴儿的哭声,但不是xiǎo左襄的。

孟瑶发现丈夫行为有些异常,询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左桐伸出食指轻轻diǎn住孟瑶的双唇,不让她出声“嘘,刚才我好像听到了哭声,这个声音离我们不远。”

“没有啊,是不是你听错了。”孟瑶环顾了一下四周,除了夜晚的虫鸣声,没有听见任何声音。

“不,一定有的。”左桐很确定自己刚才没有听错,将女儿交到孟瑶手中,闭上眼,一股磅礴的气息骤然从他身上涌出,身后一把巨斧的虚影渐渐浮现。

突然,左桐腾身飞起,奔向了湖心的方向,仅一次呼吸的时间,左桐又重新回到了孟瑶的视线中,他的怀中还抱着一个花篮。这个花篮整个都是由纯白的羽毛编制成的,样式十分奇特。而之前左桐听到的的声音,就是从这个篮子里传出来的。

轻轻地掀开花篮上盖着的一层薄薄的白纱,篮子里的东西呈现在了左桐和孟瑶面前。

看到这个东西,左桐和孟瑶都不禁做了一个动作,深吸一口凉气。

篮子里的“东西”不是别的,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婴。

这个男婴看上去像是刚出生的样子,眼睛都还没睁开,正哇哇地哭着,全身上下似乎都没有二两肉,冻得瑟瑟发抖,还时不时地打一个喷嚏。

见此,孟瑶赶忙将男婴抱出,脱下自己的外衣将他包起来。

説也奇怪,孟瑶一将这名男婴抱出来,原来盛放他的那个花篮便散成了一堆细散的羽毛,飘飞到空中,形成了一diǎn红光。

红光渐渐收敛,落下。孟瑶将那红光接下。

一看,赫然正是一枚耳坠。耳坠是蓝紫色,成月牙状,月牙的弧上有半圈血槽,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邪异。

“这是哪家的父母这么狠心,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。”孟瑶见这名男婴如此虚弱,顿时母性大发。

左桐本来是有些禽兽地想打算丢下他不管的,但看着的老婆大人心疼的样子,顿时心就软了下来,拍拍孟瑶的肩説道:“全省金融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达到5.5%以上我刚才探查过了,这周围没有人,不管他是被他的父母丢在这儿的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,我想他的父母应该都不会在这儿。瑶瑶,不如这样吧,既然他的父母不要他了,我们就做他的父母,这样襄儿也有弟弟了”

孟瑶有些惊异地抬起头“真的?”

左桐道:“恩,这样咱们家就又添了一名壮丁。”

孟瑶本就大为母爱泛滥,见左桐想要收留他,便立即答应了下来。

“给他起个名字吧,怎么説他也是咱儿子了,要不然就叫左瑶好了,有你也有我。”

左桐道:“左瑶……听着像个女孩儿的名字,可他是个男孩啊。还是我起吧。”

“哦。”孟瑶轻摇着怀中刚得到的儿子,娇柔地答应了一声。

左桐继续説道:“他是在羽毛的包裹中来的,翛翛羽毛,四散飞兮,翛翛翎絮,四分游兮。就叫他左翛吧,他就像是残破的羽毛,虽然受了不少苦,但希望他以后能够像这羽毛一样自由自在。”

“左翛,恩……”孟瑶渐渐地将新儿子左翛哄睡着了,抬头有些挣扎地看向左桐。

左桐自然是心领神会,他知道孟瑶在担心什么“放心,瑶瑶,我会拿他当亲生儿子对待的,哪怕为了你,我也一定会的。”

……

时光荏苒,转眼间九年过去了,左翛也在左桐与孟瑶的细心照顾下渐渐成长起来。

刚开始左翛的身体一直很虚弱,孟瑶不知道为他做了多少大补的食材,终于治好了她气血两虚的情况。

花岚宗后山上,两道身影在相互追逐着。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瘦瘦的高高的xiǎo男孩,一头碎碎的偏灰色的头发,脸庞稚嫩的样子,但让人第一眼看起来还是有些帅气的。瞳孔两侧往内收,竟是椭圆的形状,左耳上带着一个深紫色月牙状耳坠。

这道身影可不正是九年前左桐夫妇在湖心发现,最后被收留为儿子的左翛么。

此时左翛正四处躲避着身后那道身影的“追杀”,边跑还边喊到:“姐,你不能打我,我説的是实话,你的眼睛,鼻子,嘴,眉毛就是有diǎn往中间挤……”

“死左翛你给我闭嘴。”一个比左翛矮半头的xiǎo女孩正张牙舞爪地紧跟在他身后,一边跑还一边喊着。

女孩的皮肤很白,粉嫩的脸颊上挂着一丝愤怒的神色,xiǎo嘴撅着,两腮红噗噗的肉肉的,让人很有想咬一口的冲动,长发由一根黑色的绳子绑起。

听左翛的称呼,再看这外貌,这xiǎo女孩自然就是左襄。

不远处一棵合欢树下,左桐搂着孟瑶,望着这边的两人相互追逐,都不禁会心的笑着。

又经过九年的磨砺,左桐不仅成为了一位称职的超级奶爸,而且他的气息也更为醇厚。

脸上丝毫没有岁月流过的痕迹,下颚廉廉的胡子更显出成熟的魅力。

在他怀中的孟瑶依然是那么的倾国倾城,一身蓝色旗袍紧紧包裹着她那诱人的娇躯。

慵懒的靠在丈夫的怀里,望着不远处的儿子女儿,孟瑶打趣道:“桐,你説咱俩xiǎo时候时不时也像这两个xiǎo家伙一样这么傻乎乎的来回追着跑啊?”

左桐色色地在她那水蛇般的腰枝上轻抚一下,呵呵一笑説道:“那可不,不过当时咱俩比他俩大,当时我记得也是我在前面你在后面,而且也是我被你追杀的,就因为我无意中看到你洗澡……”

孟瑶俏脸一红,伸出手在左桐要间揪起一块软肉,立马旋转了个三百六十度,嗔怪道:“哎呦讨厌啊,要不是你xiǎo时候那么不良我还能……”

説到这儿,孟瑶不禁意识到好像有些説错了脸颊更红了。

左桐吃痛,却是忍着,坏笑一声,继续追问道:“你还能怎么啊?”

“报”就在他们两个打情骂俏的时候,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壮汉走至左桐身前,躬身道:“参见宗主、夫人。”

壮汉的气息非常沉稳,如同一座山一般,但他的灵魂力却要高出左桐很多,高达帝阶黜灵。看他的相貌dǐng多只有四十来岁,但其实他的实际年龄已经超过六十了。此人便是花岚宗的管家蒙豹。蒙豹虽然只是管家,但论辈分的话,左桐都要叫他一声叔。因为他是与左宸一同建立起了花岚宗,一直跟随着左宸,做着花岚宗的管家。

弯着腰,蒙豹毕恭毕敬的説道:“宗主,明日的灵魂力觉醒仪式已经全都准备妥当了。另外,樊月宗来人了,正在大堂等候。”

左桐道:“豹叔不必多礼,你先去吧,我随后就去大堂”

鸡西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
吗啡缓释片注意事项
郑州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
相关阅读
希腊人竞技VS多特蒙德希腊人竞技实力不足
· 狗狗补充营养吃什么好位置

怎么训练短毛猫不从邮件内容看要人? 高龄狗狗在领养节目上睡着了,本以为它会错失机会,可谁知. 小偷入室盗窃被狗狗咬伤,小偷竟“反咬一口”要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