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

不朽道魂第670章沉睡中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   浏览:0次

不朽道魂 第670章 沉睡中

“那个人,姑且称之为人吧,他直勾勾地盯着我,我感觉我所有的知觉都丧失了,仿佛沉沦在他眼瞳里的血色中。”

“我模模糊糊地听到他对我身后的仙子说,这是你特意给我留下的祭品吗?能养出化灵巅峰的魂力,也算是十分鲜美了。”

“那个人掐住了优点我的脖子,我以为我死定了,但我忽然听到了一阵空灵清幽的歌声,便是天籁之音也不足以形容其中万一。”

“原来每当夜深人静之时,是她在这个寂寞狭小的洞穴里轻轻吟唱着不知名的歌谣,我听不懂她在唱什么,但音乐也不需要语言,那样的曲调就如她这个人一样,完美得不容于世间。”

“我听到她跟我说别回头,但那个人却生生拧着我的脖子,让我回头看她。”

“我呆住了,原本清丽出尘的女子,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,只有幽幽的歌声不知从何处响起。”

“那个人狞笑着跟我说,这才是她本来的面目,你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。”

“……再后来的事,我不记得了。”

“我失去了意识,当我再醒来的时候,我正躺在沉夜峰巅,虽是午时,但周围依旧漆黑得让人害怕。不过这个时间,那些进化的异兽怪物就不会出现了。”

“我疯了般到处找那个地洞,我的心里只念着她,我想知道她怎样了,如果她为了救我死在那里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!”

“可是我没有找到、没有找到……那个地洞就像是消失了一样,我找遍了山巅也一无所获。”

“我甚至不知道她是谁,叫什么名字,遇见她是我人生中最美的邂逅,可是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“她是公主,但我不是那个救走她的勇士,反而在恶魔出现的时候,是她牺牲性命救了我,这或许才是最讽刺最悲哀的现实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我还是不愿相信她死了,等我下次从沉睡中苏醒,我就重新去峰巅找找看,希望还能听见她的歌声,希望她能平安无事。”

日记到这里就没有了,玉凌不禁皱了皱眉,算了算上面的年月日期。

云龙历三百四十年一月七日……

那时候,范灵瑞已经三十九岁了。

按照范叠坤的描述,范灵瑞无知无觉地死在了睡梦中,身上一切完好,只有灵魂消失不见。

这就说明,范灵瑞还没来得及第二次去沉夜峰巅,便已经被杀了。

只是……这事儿委实有些蹊跷啊,要是能知道范灵瑞死前的具体情况就好了。

可惜他没有娶妻生子,其他村人都是事后才发现他死了,没有一个在场的目击者。

不过也不能太贪心,从范灵瑞的日记里,玉凌收获的信息还是蛮多的。

神秘的类人种族……进化的异兽怪物……有着完美容颜和天籁之音的谪仙女子……

知道的越多,不知道的也越多。

所有的疑云和线索都搅成一团,玉凌想着想着不自禁越来越困,不但理不出一个明确的思路,反而各种猜测此起彼伏,最终只剩一片混乱。

如果看完了这些资料,又要做什么呢……

估计还是得亲自去山巅一看究竟吧……

玉凌迷迷糊糊地想着,不知不觉就靠着书架睡着了,手中的玉简也砰地一声落在地上。

范叠坤转头看了他一眼,似乎是松了口气,拐过书架看到宋海棠,便提醒道:“那个,先把你们队长带上去吧,暂时睡我家里就好。”

“队长睡着了?”宋海棠吃惊道。

池羽正几人听见动静,赶忙都跑过来,梅凛冬揉着眼睛嘟囔道:“别说他,我都要睡着了,一直看这种东西,好无聊啊……”

“万一他醒不过来怎么办……”朱泓亚愁眉苦脸道。

“不会的,队长自己说了没问题的!”池羽正坚定地道。

梅凛冬无奈地摊摊手道:“这孩子已经被洗脑了,大家别理他。”

“……都别废话了,先把队长弄上去啊。”宋海棠无力地道。

梅凛冬站在旁边无所事事,光干看着朱泓亚费力地背起了玉凌。

“队长好重啊,为什么看着他一点都不胖呢……”朱泓亚苦着脸道。

“废话,队长可是凝血武者,全身骨骼血肉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,肯定跟我们常人不一样啊!”池羽正道。

“你说这事儿我就想不通了,为毛队长又是幻神修者、又是化灵魂师、又是凝血武者?而且重点是他才十六七岁?”梅凛冬纳闷道。

“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吧,我等常人不可企及……”

“池羽正你闭嘴!”

眼看着一行人走远了,范叠坤赶忙在书架上找了找,抽出几枚玉简塞进了灵戒里。

“诶,村长!你不走吗?”遥远处传来梅凛冬的高喊。

“哦,来了来了!”范叠坤匆匆跑到过道,碰上了石门。

他悄悄抹了把冷汗,恢复了镇定自如的神色,带着一行人重新回到了地面上。

几人将玉凌放在床榻上,顺便在范叠坤屋里蹭了顿夜宵,虽然比较简陋粗糙,但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“村里有不少空房,稍后我带你们过去,打扫收拾一下就能住了,我看你们的样子,应该还要在这里待很久吧?不过我们这里条件简陋,要是你们住得不舒服,我只能跟提前说声抱歉了。”范叠坤道。

几人连忙摇头,比起苏鸿来,佳佳和母亲一起去逛家乐福这位村长就显得善解人意、通情达理许多,所以大家都没有太多的恶感。

“至于你们队长……先留在我这观察几天吧,要是他醒过来了就没什么,要是他一直沉睡下去,我会将他带去祭坛转移诅咒,所以你们不用担心。”范叠坤又道。

“那就多谢村长了。”宋浩棠赶忙道。

“唉,谢什么……这事儿还不是怪我。”范叠坤自嘲笑道。

他将姿态放得这么低,众人也不好意思再苛责什么了。

“哥哥姐姐,你们要常来找我玩哦!”小芽菜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。

“真乖,我们会来找你的!”梅凛冬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头。

小芽菜无聊地坐在门槛上,看着几人渐行渐远,撅着小嘴用手指逗弄着地上的蚂蚁。

“好啦别这样,这两天爹爹陪着你就是了。”范叠坤无奈地笑道。

“真的?”小芽菜顿时眼睛闪亮。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范叠坤刮了刮他的鼻子。

小芽菜刚浮起笑容,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,疑惑地左右望了望。

“怎么了?”范叠坤莫名其妙地道。

小芽菜迷迷糊糊地道:“唔?我也不太清楚诶,我感觉好像有人从我身边走过去了,但明明什么都没有啊。”

“是吗?该是风吹的吧?”范叠坤将他抱到床榻上,讲了个睡前小故事,便哄着小芽菜睡着了。

小男孩刚睡下,范叠坤便赶忙跑到卧房,确认玉凌一切无恙后,方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“希望是我多疑了吧……”范叠坤还真怕玉凌也像范灵瑞一样,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地没了呼吸。

范叠坤安静地守候了一会儿,见确实没什么异常,便到隔壁入定修炼去了。

西宁治疗白斑病费用
镇江看白癜风专业医院
大同治白癜风专科医院
相关阅读
曝曼联PK巴黎争夺尤文灵刀标价3500万
· 揭秘李小龙大嫂张玛莉成名前后传奇经历节能

揭秘李小龙大嫂张玛莉成名前后传奇经历“李小龙大哥”李忠琛与张玛莉明星讯 近日,2013年《香港小姐》比赛圆满结束,然而港姐话题仍然成为市民、...

友情链接